戈登·海沃德率领巴特勒大学在去年NCAA比赛中一路过关斩将,与老牌劲旅杜克会师决赛,成为最大黑马。决赛中,他在中线的压哨超远三分球砸中篮筐,将冠军送给杜克。如今他已经在赛场上打拼了几个月的时间,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henshangsanbao.com/,波士顿凯尔特人1月17日,马丁·路德·金纪念日这天,海沃德跟随爵士来到华盛顿,本报记者对他进行了专访。

《篮球报》:5岁的时候,你有个梦想是能在NBA打球,那么,当你第一次作为NBA球员上场比赛时,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特殊感觉?

海沃德:很兴奋,其实我每一次走进球馆的时候,我就会感觉很兴奋,因为这是我一辈子都梦想做的事情。

海沃德:是的,没错,你在这里和全世界最好的球员一起打球,事情自然会变得比较困难,这也是一个挑战,但我觉得有时候,这里有很多乐趣,很多事情是我喜欢去做的。

海沃德:是的,比赛一场一场打下来,我感到越来越舒服了。显然,我的第一个赛季,打得还是有一些挣扎的,但随着自己上场时间的累积,我也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经验,事情会变得越来越容易的。

《篮球报》:在去年的选秀中,第9位被叫到名字,被爵士选中,你一定很激动吧?

海沃德:当然,我当时非常的激动,那可真是梦想成真的时刻啊,那一刻的感觉实在太美妙了。

《篮球报》:可是只差一点,就可以为家乡球队步行者效力了(步行者的签位是第10位)。

海沃德:没错,如果能去那里当然也很不错,但我觉得加入NBA后,我应该可以为任何地方打球,就像我所说的,这是我的梦想,所以,我很高兴来到这里。

海沃德:我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是球队的一份子,我们现在有一个不错的赛季,希望在全明星周末之后,我们能打得更好,打出自己的水平。

海沃德:也是新秀,杰里米·埃文斯,我们之间交流比较多,也相互鼓励对方,有很多共同的语言。

《篮球报》:那老队员们对你们做了哪些恶作剧?我看到你们都背着一个粉色的小书包,哈哈。

海沃德:是的,作为一名新秀,我们必须到哪儿都背着这个粉色的小书包,还要为队友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不过话说回来,这确实挺有趣的。

海沃德:我认为在这里,你需要迅速做出决定,因为24秒和35秒的进攻时间是不一样的,所以,你必须打得比在大学时打得更快。

《篮球报》:杰里·斯隆和布拉德·斯蒂文斯(巴特勒大学主教练),这两位教练相比起来怎么样?

海沃德:噢,他们都是很好的教练,但很难把他们拿来做比较,因为他们执教的是不同水准的篮球,扮演着不同的角色。斯隆教练基本上用他的一生在执教一支球队,他是一个伟大的教练,而斯蒂文斯教练显然是一个比较年轻的教练,他总是为比赛准备充分,知道自己该做什么。总之,他们都是好教练。

海沃德:有的,我们经常通过短信相互联系,但这个赛季,他也很忙,不过我们还是有过一些交谈。

《篮球报》:在去年的NCAA四强战之后,每个人都期待你加入NBA,而你现在真的坐在这里了,是什么促使你做了参加选秀的决定,你认为自己准备好了或者是时机成熟了吗?

海沃德:嗯,就是时机到了,我觉得自己做好了准备,有一个机会在那里,我也很兴奋能够抓住。

海沃德:是的,他们总是在支持我,他们为我筛选信息,找出其中的选项让我来做选择,他们很支持我。

《篮球报》:斯蒂文斯呢?如果我是他,我或许会说:戈登,留下来,我们再来一次。

海沃德:不,他也同样非常支持我的,显然,他会有一点儿遗憾,但他还是为我感到高兴的,因为这是我最好的选择。

海沃德:是的,的确很难忘记那次投篮,那是最后的机会,我必须投出去,我永远会记住的。

海沃德:应该是能够回到家乡,在那么多主场球迷面前进行比赛,为全国锦标赛的冠军而战,我永远不会忘记的。

海沃德:当然有关注,不过我并没有太多的时间去看每一场比赛,但我会去看一些集锦,我依然有很多朋友在那支球队里,跟他们保持着联系,他们在今年打得很不错,我为他们感到自豪。

《篮球报》:说实话,当你决定进入巴特勒大学时,你真的认为自己可以进入NBA吗?因为这所学校已经超过50年没有出过NBA球员了。

海沃德:没有,在我进入巴特勒大学时,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能进入NBA打球,只想试着把球打好。在大学,我不会整天想着NBA,虽然我知道那是我的梦想,但最后我有这样的机会,我就来到这里了。

《篮球报》:在大学里,你是一支球队的领袖,那么在这支爵士队,你所扮演的角色是什么?

海沃德:提供能量,这挺难的,因为你在和最好的球员打球。我现在主要扮演好替补的角色,只是做好自己的工作,为球队带来能量,做教练让我做的事情。

海沃德:我希望自己能够做一个赢家,无论自己达到什么样的水准。我在高中、大学都差不多做到了,希望在这里也能做到。

《篮球报》:我知道你在2009年参加了U19世青赛并夺冠,在世界大赛上打球是什么感觉?

海沃德:那有很趣,我很高兴能把自己的名字印在国家队的球衣上,当我们赢得冠军,看到升起的国旗,听到奏响的国歌,那是一种很特别的感觉。

海沃德:我认为这是两种不同类型的篮球,特别是打球的风格类型不同,但现在也有很多欧洲的球员在NBA打球,我们就可以在比赛中相互学习,看看他们是怎么做的,而我们能学到什么。

海沃德:我喜欢玩电子游戏,喜欢打乒乓球。我是打着网球长大的,但我最爱乒乓球,还有就是看看电影。

海沃德:我或许永远都不会再打了,因为现在很忙,我要把精力都放在篮球上,我大概已经有3年没有打网球了。

海沃德:那是我在高中就有的号码,我上高中的时候,看到马努·吉诺比利的表演,所以我也选择了20号,因此,从高中到大学,再到现在,我都穿着这个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