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观点丨纽约城市治理之城市遗产保护——布鲁克林褐砂石街区(Brooklyn Brownstone)

褐砂石是一种褐色的三叠纪侏罗纪砂岩,石头独特的红棕色来自岩石中溶解的氧化铁。在18世纪末和19世纪初,纽约的联排别墅通常被建造成希腊复兴风格的红砖外墙,褐砂石经常被用来做凳子、门楣装饰和小房子的窗楣和窗台,因为它比传统首选的白色大理石或石灰石便宜。因为便宜,加上容易采石和雕刻,所以褐砂石在19世纪逐渐成为一种流行的建筑材料。这种材料曾一度在世界各地用于建筑业,尤其是在美国东部上层地区。新泽西州北部the Passaic Formation的采石场曾供应纽约市和新泽西州使用的大部分褐砂石。但是当建筑工人开始意识到它的风化程度很差,并且其他材料可能更合适时,它作为建筑材料的受欢迎程度就下降了。

纽约大量19世纪20世纪初建的私人住宅采用该材料,Brownstones的典型建筑细节是一个陡峭的楼梯从街道上升到入口,几乎相当于二楼的高度。这种设计在许多人建造的时候被认为是卫生的,因为街道上到处都是动物粪便。尽管Brownstone在纽约各个行政区都很常见,如曼哈顿上西区、上东区、哈莱姆区,皇后区,布朗克斯区,长岛城也很常见,但是广泛分布并将其作为私人联排别墅代名词的还是布鲁克林区,该区西北部及滨水地区集中了很多褐砂石住宅集中的社区。很长一段时间,用“褐砂石”来形容联排别墅(townhouse)社区已成为一种时尚,尽管它们实际上可能不是用褐砂石建造的,其中自称brownstone的联排别墅都是用砖建造的,但屋主会专门用混凝土砖石层覆盖,看起来质地很像褐砂石。还有许多砖砌的联排别墅,在整个外围区都建有赤褐色的石凳。

褐砂石在19世纪上半叶成为联排屋外墙最流行的建材反映出当时浪漫古典主义的流行,呼应了暗褐色、灰色和绿色相映的浪漫主义风景画风,避免了原先红砖房砖块间明显的白色砂浆线条,工业化降低了石料生产成本,使得这种建材不仅适用于昂贵的联排别墅,还适用于中产阶级住宅。有建筑师评论,当时的褐砂石用其“像冷巧克力酱一样的统一色调”覆盖了整个纽约。20世纪20年代开始,大批住户蜂拥进城,许多空置的联排别墅被改建成一层一户的公寓,唯一不可分割的台阶成了邻里互动的重要场所,简·雅各布斯也是在其格林威治村的褐砂石高台阶上找到了凝聚社区的灵感,在《美国大城市死与生》中将其描述为“积极而自治的空间环境”。

然而,20世纪50年代,这种街区被视为“过时”而被抛弃,很多曼哈顿的褐砂石街区在战后的“联邦推土机”下被推倒。即使是保留比较完整的布鲁克林褐砂石街区,也经历了人口置换。许多富有和中产阶级的家庭逃往郊区生活,一些褐砂石街区成为一个更工人阶级的社区。到了20世纪60年代,住户大部分变成了意大利人和爱尔兰人,但到了70年代,随着非裔和拉丁裔居民的增加,许多意大利人和爱尔兰人又开始搬走。与此同时,还有一些街区出现了大量空置欠税的褐砂石房屋,城市政府因担心其成为无家可归者和酗酒吸毒者的聚集地而计划将老屋拆除。

确实也有街区在当时被拆除并迅速重建成高层社会住宅,但在布鲁克林北部的Brooklyn Heights社区,拆除计划遭到了当地居民的强烈反对。这些反对者多为1940年代末至1960s之间由曼哈顿迁居而来的专业人士,如艺术家、律师、银行家、大学教授等。1969年甚至掀起了“褐砂石热”,搬离了市中心逼仄的公寓,这些宽敞的空置联排房能高性价比地彰显“质朴的辉煌”(pristine glory)。这些新来者非常自觉地对老房进行修缮,一种红棕色的花岗岩,外观与褐砂石非常相似,被用来修复老的褐砂石房子或建造新的建筑物来模仿它们。人们以住在褐砂石街区为傲,屋主们于1968年成立了“褐砂石复兴联盟”(Brownstone Revival Coalition),最初是为了对抗褐砂石街区被价值低估而面临拆除重建的威胁,以及分享一些房屋修缮技术。1980年代以来,随着褐砂石街区的遗产价值被重申,许多街区已被列为国家级历史街区,一些单幢住房被列为地标建筑,该组织的目标也转向褐砂石街区遗产保护专家及志愿者网络建设,及物业管理房屋租售中介平台。已成为城市更新在一些城市,导游会带游客步行游览城市,参观充满这些庄严的老房子的社区。

图:布鲁克林西北部的建筑年代分布,建于19世纪(黄色)的住宅主要为褐砂石街区

以笔者居住的公园坡(Park Slope)社区为例,因为毗邻布鲁克林最大的展望公园,而吸引了大量富有阶级于1850年代在此投资建褐砂石住宅。在经历了二战战后人口置换、街区衰退的过程后,20世纪60年代末、70年代初,一座褐砂石住宅被买下并翻修引发了一种新趋势,剩余的街区都被清理干净了,随继附近地区红线规划(red lining, 被银行评估为不得发放开发或购房贷款的衰退区)的紧张气氛也被消除了,在屋主和历史保护者的努力下街区恢复了原先的风貌。1973年,该街区被评为纽约市地标街区(landmarked neighborhood),1980年该街区被列为国家级历史街区(national Register of Historic Places),遗产认定加速了中产阶级化的速度,整个1970年代到1990年代都有年轻的专业人士夫妇涌入。社会学家和城市理论家莎伦·祖金(Sharon Zukin)在其著作《裸城》中写道:“在公园坡社区,中产阶级发现了一种历史感和一种与他们的自我意识相适应的如画般的品质。”这个趋势甚至还扩散到周边地区,由于公园坡街区房地产价值的上升,房地产经纪人对街区进行了一次边界重新划分,将周边八个街区(neighborhood)的部分有褐砂石住宅的区域合并进了大公园坡地区。纽约市租金指导委员会(New York City Rent Guidelines Board)2001年的报告显示,从1990年到1999年,公园坡褐砂石街区的租金每年增长3.5-4.4%。公园坡历史街区于2012年扩展到周边40个街区,共计2575栋褐砂石住宅,成为纽约市最大的历史街区。

目前,公园坡社区被认为是纽约市最适宜居住的社区之一,人口结构以中高收入的白人家庭为主(67.3%为白人,46%为25-44岁的中青年居民)。2007年,该街区被美国规划协会评为“美国最伟大的社区”之一,因为它的褐砂石住宅的建筑历史特征以及多样性的混合社区特征,而这些都由其活跃的社区成员志愿支持和保护。2010年,该地区以其优质的公立学校、餐饮、夜生活、购物、公共交通、绿地、安全和创意资本等诸多指标被《纽约杂志》评为当年的社区排行榜第一名。

Brownstone的词义除了指“褐色砂石、赤褐色砂石建筑”,也是一个形容词,译为“上流社会的,富有阶级的”,足见这种建筑材料和住宅形式的社会意涵。相比19世纪第一批建房及入住的富有屋主,更有意思的是1970年代开始迁入街区的群体,他们多数为中青年白人、没有孩子的专业人士夫妇。在历史人类学家Osman (2011)关于战后纽约绅士化的讨论中,他把这个群体称为“褐砂石阶级”(Brownstoner),而把这个现象称为“褐砂石化”(Brownstoning),他们小心翼翼地修缮破败的褐砂石房子,并恢复街区景观。

这群有遗产保护共识的专业人士,同样有反对同一化、科层制、郊区化的文化叛逆(cultural Revolt)共识。他们迷恋于文艺复兴式的审美、多样化的社区、面对面的社会交往,热忱于各类社区活动,这个传统延续至今。上节所述的公园坡社区在2006年因包括公园、绿地和社区聚集空间在内的高质量公共空间、农民市场和社区花园、公共交通和当地企业,以及良好的环境和社会政策而被《自然之家》杂志评为全美十大最佳社区之一。从1990年代布鲁克林居民收入分布可以看出西北部的褐砂石历史街区已然成为平民社区中的飞地,中产阶级的理想生活乌托邦。

除了社会经济地位的空间分布差异,这群“褐砂石阶级”有着相当的政治认同。经历了1970年代的大萧条和去工业化转型,这些战后聚集了大量工人阶级的褐砂石街区展现了从旧工业化到后工业化时期的新图景。街区附近滨水空间的空置厂房、废弃码头加上维多利亚式的排屋成为了唤醒了白领新业主的认同与热情,他们有鲜明的政治主张,成为种族、民族运动家,而这些街区成为了主张社会公平正义的民主参与阵地。讽刺的是,多样性偏好、平权主张还是难抵绅士化进程,“Brownstoner”最终还是成了老屋房产中介的网站名,混合街区的理想还是败给中产阶级化的规律。

虽然这个案例中的遗产社区保护仍是主流城市更新的去向,但当建筑审美、遗产保护共识与阶级意识发生关联,仍是让人兴奋的联想,遗产见证着使用者的更迭,也成就着新的社会群体的建构,更层叠着时代变迁的层次。褐砂石街区的盛衰变迁让人不难联想到上海石库门,从联排别墅豪宅到中产阶级公寓,到分割后的紧凑工人阶级社区,再到老龄化、外来人口化居高的边缘社区。为何纽约的历史街区获得新生,而石库门保护举步维艰?不得不说,让真正喜爱、且有意识有能力保护遗产的人来成为使用者至关重要,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henshangsanbao.com/,布鲁克林篮网当然产权的复杂性、过高的交易成本都是阻碍因素。是否能出现“石库门er”仍需要制度设计、良性市场,及社会价值的重申。

图:布鲁克林南部日落公园社区有越来越多中国人购买褐砂石住宅,标志性的铝合金窗替代了褐砂石窗饰、大理石盖上了褐砂石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