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世纪中期,欧洲不断发生悬索桥坍塌事故。用于悬索桥的工业钢缆因善变的天气而受损,支撑不住桥的重量而断裂。

当一位名叫约翰·罗布林的德裔美国工程师提出横跨纽约东河建造一座最大且最贵的吊桥,纽约的市政官员们纷纷对此表示了怀疑。但是当时的曼哈顿人口过于密集,而且来自布鲁克林的通勤者都需要经过这条河,于是在 1867 年 2 月,政府批准了罗布林的建议。

为了避免类似欧洲悬索桥坍塌的事故再次发生,罗布林设计了一个混合桥梁模型。他将悬索桥上由中心桥塔支撑的大型钢缆固定在每个河岸上。这样的设计将大桥悬挂在一排较短的垂直钢缆上,有助于支撑桥面。

罗布林的灵感还来自斜拉桥。这些较短的构造有助于直接与桥塔相连的斜拉索固定桥面。通过添加这些钢缆,罗布林增强了桥的稳定性,同时减少了施加于锚缆的重量。虽然相似的设计已经被采用过,但是罗布林这次的计划使其他设计都相形见绌。

他设计的桥面长达 480 米——比之前的任何一座悬索桥都要长 1.5 倍。因为普通麻绳会在近 1.5 万吨的桥面重量下断裂,罗布林建议使用5.6 公里长的钢丝制作悬索桥的钢缆。为了承受这个重量,这些支撑桥塔必须高出海平面 90 米以上——使得这座桥成为了西半球最高的建筑。

罗布林对自己的设计很有信心,但是当他在 1869 年进行实地勘察时,一艘渡船冲向码头,他的脚严重受伤。不到一个月,他就因破伤风离世。幸运的是,罗布林的儿子华盛顿也是一位训练有素的工程师,因此他接替了父亲的工作。

在接下来的一年,桥基的建设工作终于开始了。建桥的第一步是最具挑战性的。为了在布满石块的河床上建造桥基,华盛顿采用了未经测试的技术:气压沉箱。工人们把很多密封的木箱放进河里,用一套管道注入压缩空气,将水排出。这一项工作完成后,工人才能进入沉箱里挖掘河底。

他们挖掘河底的同时,把一层层石头堆积在箱体顶部。当沉箱最终到达基岩时,工人用混凝土把沉箱填满,塔基也随之建成。但是沉箱里的工作条件是非常危险的。由于只能用蜡烛和煤气灯照明,在沉箱里发生过几次火灾,导致工人被迫撤离,或是因海水涌入而丧命。更危险的是一种如今我们称之为“减压病”的疾病,但是在当时,这种未知的疾病带来了无法解释的疼痛或头晕,许多工人因此丧命。

1872 年,减压病也差点要了总工程师的命。虽然华盛顿活下来了,但是从此瘫痪,卧床不起。然而,事实再一次证明,罗布林家族是不屈不挠的。华盛顿的妻子艾米丽·沃伦不仅负责起了丈夫和工程师之间的沟通,还接管了日常的管理工作。不幸的是,这座桥的麻烦还远未结束。

到 1877 年,桥塔的建造超出了预算,进度落后。更糟糕的是,这座桥的钢缆供应商其实一直在向他们供应不合格的钢丝。多亏了罗布林设计中包含的多重安全保障,才没有酿成大祸。使用额外的钢丝加固了钢缆之后,工人们把桥面一个一个悬吊起来。

这项工程历时十四年,造价相当于现在的 4 亿美元,汇聚了罗夫林家族三代人的心血,但当布鲁克林大桥终于在1883 年 5 月 24 日竣工时,它的辉煌壮丽是不可否认的。今天的布鲁克林大桥依然矗立在古老沉箱上,支撑着哥特式桥塔和交叉的钢缆,肩负着连通纽约市的使命。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zhenshangsanbao.com/,布鲁克林篮网